刘伯承:我只是一个,普通的革命军人

  时间: 2020-06-18  阅读量:0

    刘伯承被称为“常胜将军”,解放战争一开始就打了上党战役、邯郸战役两个大胜仗,在各解放区大多失利的情况下,极大地定了军心、鼓舞了士气。后来挺进中原更是在极艰苦的条件下掀开了略进攻的序幕,随后又指挥了淮海战役及解放大西南的战斗。

    1947年6月3,中央军委下令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于6底突破黄河,挺进中原。

    就在刘伯承紧张地准备战略进攻时,晋冀鲁豫解放区党政军群各界派出代表,把一块锈有“常胜将军”的横匾送给了刘伯承。

    刘伯承婉言谢绝了这块横匾,并谦虚地说:“说我是常胜将军,我不敢当。不会是常胜,多数胜就不错了。在毛主席、朱总司令的领导下在后方人民的帮助下,我们尽了自已的责任,是党的功、人民的功,我不敢贪天之功,我凡是人民的勤务员。没有老百姓给吃给穿给人,军队就不能打仗。我们感谢人民的大力支持,咱们前后方要更加团结一致,把敌人尽快消灭干净!”

    这一番朴实无华的语言,不是客套,而是刘伯承的世界观的真实反映。他经常育干部:“我们有的干部认为,这个胜仗是他打的,那个胜仗是他打的;这个地区是我开辟的,那个地区是我开辟的。实际上,群众不参军,你哪来的军队?农民不给送粮食,你哪来的饭吃?工人不做衣服、造枪炮,你不穿衣服、没有枪炮怎么打胜仗?群众不组织团体,不选举政权,你那个地区怎么能开辟成功?所以,一切功劳都应归于劳动群众,我们己不过是人民群众的一员。

    1949年初夏,中央军委发出向华南、西南进军的指示。盘踞在四川的国民党部队在刘伯承、邓小平率领的二野部队强大的政治攻势和穷追猛打的军事行动面前溃不成军。到12月27日,二野在西南的作战共歼敌96万人。

    在胜利面前,刘伯承保持了清醒的头脑。他谦虚礼让,不抢功、不争利,带领二野部队守在成都城外三天,直到兄弟部队到达成都,刘伯承请兄弟部队先进城,野部队随后才进城。

    解放初期,苏联编写《大百全书》,其中有“刘伯承”这样一个条目,开头是这样写的:“刘伯承,四川开县人,革命军事家……”当有关部门拿着初稿去征询刘伯承的意见时,他拿起笔,毫不犹豫地把“革命军事家”改为“革命军人”。

刘伯承说不要说自己是军事家,我们都是在毛主席的军事思想指导之下才打了胜仗的,是靠了许多革命军人英勇奋斗才取得胜利的。我只是一个普通的革命军人